知识产权侵权案频现“大规模诉讼”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5-28 21:16

  上海家化联合股份公司是国内知名日化品企业,拥有“六神”、“美加净”、“清妃”等诸多”花露水“遍地开花”,上海家化公司没有那么多精力打假。过去,这家公司在南京起诉的案件很少。

  然而,从去年起,上海家化公司开始在我市集中诉讼,一年打了71场官司,理由都是“六神”商标专用权受到侵犯。前不久,随着夏季到来,该公司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索赔,目前已立案24件。据介绍,这批案件的被告大多是洗化用品商店,还有玉桥市场、环北市场里的一些个体经营户。每一起案件的索赔数额也不是很高,大约为三四万元。

  白下区石林百货的经营户赵某就因销售“山寨”六神花露水被上海家化公司告到市中级法院,索赔4万多元。由于她不能提供花露水的合法来源,法院认定其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并判决其赔偿上海家化公司5000元。

  记者了解到,除了像上海家化公司这样提起大规模商标侵权官司的,去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江苏办事处因商家违法使用背景音乐在法院打了30场官司,环亚综艺娱乐集团有限公司将100多家网吧告到法院,起诉它们违法播放电影侵犯著作权……

  “大规模诉讼频现说明了知识产权权利人的维权意识正在‘觉醒’。”市中级法院知识产权庭的一位法官告诉记者,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不少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较弱,即便是一些大企业也会因为怕麻烦、没有精力,对他人的侵权行为“视而不见”。这批大规模诉到法院的案件多由律师事务所或是知识产权代理中介机构代理,这种委托维权的方式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很有帮助。

  不过,对于大规模集中索赔案件,法院在认定赔偿数额时也会更加慎重,对于侵权行为不严重,经营规模不大的被告,法院会酌情考虑,不让他们承担过重的赔偿责任。

  本报讯(记者朱晓露)记者了解到,虽然委托代理的方式可以帮助知识产权权利人维护利益,但部分代理中介机构却将此作为盈利手段。他们代理案件并非像普通的民事案件委托一样,就一个案子收取一笔代理费,而是与知识产权权利人按比例分成获得的赔偿。这就造成了中介机构想方设法多打官司、多赢官司的局面。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发现少数中介机构存在“钓鱼”取证问题。

  前不久,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案件。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状告玉桥市场某经营户王某销售假冒“红双喜”商标的乒乓球拍。庭审中,红双喜公司委托的中介机构提交了一份公证书,证实去年12月11日,他们在被告处买了一副红双喜球拍。

  然而,被告王某却对这份证据提出异议。他表示,当天,原告等人到店里指明要买乒乓球拍,当时店里并没有该商品。原告见状,便称单位要买一批球拍,叫他弄个样品来看看。王某称,自己是在被“引诱”后,才从另一经营户处拿了一副球拍过来,结果就成了被告。

  后法院经审理,查明这家中介机构确实存在“钓鱼”取证的行为,证据来源不合法,并据此驳回了原告的起诉。

  法官提醒,知识产权权利人在选择代理机构时,最好选择专业的律师事务所,或是信誉良好的中介机构,以防自己的维权行为成为他人的盈利工具。此外,法院在审理中也会加强证据审查,对中介机构的维权行为加以引导,使之逐渐步入正轨。